免佣百家乐

 淑妃大起胆子,往钟离南顾身上依靠,他的后背果真温暖。她的整颗心都被捂在温水里,免佣百家乐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。
    钟离南顾并没有任何动作,仍由淑妃靠在他的背上。大门敞开着,秋风直往里头刮。他虽穿着大褂,外头又添了件披风,但是飕飕的冷气直往他衣领衣袖处钻。他不觉着冷,只是殿外的宫女一个个站在寒风里,冷却不敢打哆嗦。小真咬了咬冻的青紫的嘴唇,又偷偷在手上哈了口热气。吐出的白色热气被风吹散,消失在夜空中。
    钟离南顾看到这,突然想起第一次见沈伊水时,她也是在白白的雾气后头。她在河的对岸,模样看不清楚。他嘴角含了一丝轻笑,幽幽地说道:
    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
    “皇上,您说什么?臣妾不明白。”淑妃听了这话,心中疑虑,便问出了口。如果她知道她这一问钟离南顾会走,她或许就不会问了。而事实是,钟离南顾在她问出这句话后,匆匆而去,只留下一个背影。
    今夜显得苍凉,秋风瑟瑟的打着马车帘子,冷气灌进不少。车里虽然点着一小盆炉火,终是不顶作用。沈伊水睡的不安稳,只是外头传进几声咳嗽她便醒了。听咳嗽声,好像是湘璟。她见潘姨睡的极香,不忍打扰。她掀开马车帘子,偌大的冷风扑面而来,她禁不住浑身抖了抖。
    沈伊水裹着衣衫,她见到湘璟蜷缩在一旁,时不时咳嗽几声。咳嗽声不大,免佣百家乐像是他在睡梦之中刻意压制着似的,传到她的耳边显得闷闷的。她想上前去却见前头不远处来了十来个人,都骑着马。待马近了,一看,原来是一帮土匪。
    “哟,还有个姑娘。”土匪头子一见到沈伊水便欢呼起来,后头较机灵的小土匪悻悻伏在土匪头耳边说了一句话。虽说是伏,声音却没有轻多少,至少沈伊水听得清楚。
    “头儿,马车旁还躺着一睡着的男人。我看他们定是私奔的相好,是不是姑娘还不一定呢。”

2016-08-09 01:27
友情链接
公司介绍

苍南县环宝礼品包装厂是卡包、卡套、笔袋、手机防水袋、镜子等产品专业生产加工的公司,免佣百家乐拥有完整、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。苍南县环宝礼品包装厂的诚信、实力和产品质量获得业界的认可。免佣百家乐欢迎各界朋友莅临参观、指导和业务洽谈。